上海夜场认识的男人,你敢不敢嫁?

Release time:2021-03-05 14:01:50 Author:admin Reading volume:276

第二天,秦珊珊准时出现在会所。

得了黄丽珠指点,她的形象与前一天大不相同。

化烟熏妆、穿水手服,清纯与妖媚结合得恰到好处。所以刚一进会所,就吸引了一大片目光。

酒水部经理啧啧称赞:“哟,珊珊,一日不见,你这变化可真够大的!”

话说着,双手便有意无意地,把她的屁股轻轻碰了碰。秦珊珊心中不悦,但还是将嘴角强扯出弧度,给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

黄丽珠见状,又悄悄将她拉到一旁,认真嘱咐了几句。

“在这种地方上班,免不了会被揩油。只要不是太过分,咱们能忍则忍,赚钱要紧,对吧?”

音调不高,透着一股子低眉顺眼的温柔感,是在说服秦珊珊,又似在说服自己。今天她把自己打扮成美少女战士,但眼神中的疲倦和怯意,却无处遁形。

秦珊珊心里一紧,忽然又想起了那个脸色苍白的孩子。

“好,丽珠姐,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她也报以温柔一笑,而后默念台词,准备开始一天的新工作。

比起第一天上班的慌乱,今天的秦珊珊要从容许多、淡定许多,也有底气得多。

但彭丹哪里肯放过她?

跟昨天一样,她再次截胡,不管不顾地打断正介绍酒品的秦珊珊。继而一脸媚笑,将自己的大半个胸脯,都挤到了中间那位客人面前去。

“哥,喝酒嘛,图的就是一个乐!我这边,买酒就送人,今儿就陪各位哥哥喝个尽兴!”

说罢便自顾自开了一瓶,又满满斟上一杯,用妖媚的表情,代替了那些千篇一律的敬酒词。


谁料杯中的淳黄液体尚未见底,她便透过玻璃杯,看到秦珊珊也自顾自开了酒,笑盈盈说起话来。

“珊珊初来乍到,今天是上班第二天,许多规矩都还不懂。劳烦各位大哥了,请多多关照!”

她笑得很甜,嘴巴里蹦出的每个字,似乎也都染了一层羞涩,能叫那群男人瞬间激发购买欲,以及不可言说的保护欲,甚至占有欲。

而这,是清纯少女才可能享受到的年龄红利。

可彭丹那份,早就被用完了。

心中不由一酸。

片刻后,酸又变成苦,苦则激发出了另一股子恨意。

不仅恨秦珊珊抢生意,还恨她年华正好,把自己衬得庸俗不堪。毕竟这一身热辣装扮,本就是打了擦边球,在卖酒的同时,也含而不露地卖些色相。

这个发现,令彭丹无比沮丧。

但愈发不能输了。

否则就是间接承认,自己输给了后来人。

一杯饮尽,她将空酒杯往桌上一拍,眼中的妖媚忽又变为凌厉,正恶狠狠朝秦珊珊射过去。

秦珊珊接住她的目光,鼻子里微微哼一声,眼神中却不屑满溢:“在喝酒之前,咱们必须先把话撂在这儿!谁喝赢了,今天的生意就归谁!”

一字一顿,还伴着犀利目光。

彭丹有一瞬间的慌乱,但很快又平复下来,一口应下秦珊珊发出的挑战。

她认为,自己在夜场摸爬滚打许多年,酒量算是女人中的佼佼者,不可能会输给一个未满20岁的小女孩。毕竟眼前这个名叫秦珊珊的姑娘,看上去未经世事,似乎还不知道酒的威力。

大概也不知道男人的威力。

打败她,想来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“好!”

彭丹豪气满满,又给自己满斟一杯。


男人们兴奋起来了。

拼酒的男人见得多,拼酒的女人却少有。更何况,是鲜活娇艳的两个美人,要为一单生意而比拼。

这就使故事有了可看性。

甚至能令那一桌的男人们沾沾自喜,产生一些“美女为我而拼酒”的骄傲感。

不多时,旁边几个包厢也被惊动了。

客人们围拢来,下注的下注、喝彩的喝彩、加油的加油,气氛已被推到高/潮。会所中人声鼎沸,那些男人们,欢快得仿佛是在过节。

比赛没有裁判。

在场所有人都是裁判。

反正几十双眼睛齐齐聚焦在二人身上,任谁都无法作假。

酒便是那样一杯杯灌进肚子的。

起初,彭丹志得满满,丝毫不惧眼前那几瓶酒。她认为,秦珊珊撑不了太久,战斗会在半小时内结束。

可喝着喝着,她便觉察出不对来了。

秦珊珊慢条斯理,喝得不急不缓,但丝毫没有胆怯之意,反而还忙里偷闲地看看彭丹,从眼神中发出个蔑视的笑容来。

不好,是我大意轻敌了。

彭丹心头有些乱,不禁暗自怒骂几句。同时也恨自己鲁莽行事,不该在对方提出拼酒时便贸然同意。

因为主动提出挑战那一方,往往有备而来。

但反悔已经迟了。

几瓶酒下肚,彭丹脸色绯红,头也晕、目也眩,生怕自己一个不慎,就会沦为整个会所的笑柄。

但主观意识撼动不了客观现实。

最终,彭丹软绵绵地倒了下去,手中捏着的水晶酒杯,也缓缓滚到了一位肥胖客人脚边。

意识模糊之际,她听到一个声音说:“珊珊的酒,我要了!”

“我也要!”

“先给我们上一箱!”

依旧人声鼎沸,依旧热热闹闹。


那天夜里,秦珊珊是被黄丽珠扶出会所的。

她的语气略带责备:“你也太好强了,服个软又有什么呢?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?酒可不是好东西,咱们要学会能不喝就不喝。记住了吗?”

最后四个字很温柔,仿佛秦珊珊也是不懂事的小朋友。

秦珊珊笑笑,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却觉得肠胃中翻江倒海。

黄丽珠眼疾手快,急忙将她拉到花坛边,又忙着拿纸巾拿水,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。

恰在此时,包里的手机心急火燎地响起来。

拿出来一看,竟是女儿优优打来的电话。

小女孩有气无力:“妈妈,我跟对门的李阿姨借了电话打给你的,我好难受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难受?

黄丽珠一愣,一颗心也突的悬起,眼泪险些破框而出。

这些年,她最怕听到的,就是女儿的“难受”二字。

那意味着上医院、花钱,甚至生离死别。

电话里又传来隔壁李阿姨的声音:“丽珠,你赶紧回来吧,孩子发烧呢,得去医院啊!”

“好,好,我马上回来。”

黄丽珠忙不迭应着,眼泪已经簌簌而下。

秦珊珊也觉察到了什么。她强撑着站直身子,朝黄丽珠挥手道:“快回去吧,孩子要紧,我没事儿。”

“你,真没事儿吧?”

黄丽珠为难,她认为不该丢下秦珊珊,可孩子那头情况凶险,当妈的不得不立刻赶回去。

秦珊珊又努力做出轻松的样子来:“没事儿,放心吧!”

语气笃定而坚决。

黄丽珠点点头,转身便匆忙往前奔去了。

秦珊珊被凉风一吹,人也渐渐清醒过来。眼前依旧是昏黄的路灯,它们笔直地站成一排,仿佛是等待检阅的兵士。

她迈开步子,缓缓往前走着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有辆白色轿车,已悄无声息跟在她后头了。

  
I want to comment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

Search

Leave a message
https://93558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